缅怀贺伯珍、秦鸿钧烈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些在民族危难之际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民族英烈

黄石山惨案:(五)晚清以来的沂水农民团体

一、晚清时期农民团体

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山东农民为反抗封建地主阶级和帝国主义的残酷压迫,以求生存,自发地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农民团体。其中,以半武装性质的团体为主,如长枪会、义和团、红枪会和大刀会等。这些团体的显著特点是:大都采取宗教形式,具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缺乏明确的斗争纲领和规范的章程,多为家长式的领导。这种组织状况,正是早期农民自发斗争的反映。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山东出现了新式的农民团体。这些农民团体是在政府和政党的组织领导下有领导、有纲领、有组织建立起来的。在组织制度上,由总农会、省农会、县农会、区农会、乡农会等层层连结的直属组织系统形成,在领导体制上,实行董事制、委员制或理事制,会长、议董、委员或理事,一般经民主选举产生。是具有较多近代特征的新式社团。

二、中华民国时期农民团体

中华民国时期,特别是自1912年至1937年间,中国已处于历史大转变时期。在这个时期山东的农民团体具有新旧混杂的过渡性。旧式的农民结社,如大刀会、红枪会层出不穷;北京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号令组成的农会合法存在;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秘密组织的农民协会,以及共产党单独领导的贫民会相继出现于山东大地,这些农民团体的性质和作用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反映了社会历史的复杂性。尤其是在对农民协会的领导权问题上,国共两党存在着尖锐的斗争。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共两党在山东部分地区曾共同领导建立了农民协会开展了农民运动;大革命失败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初期,山东仍在张宗昌统治下,共产党和国民党改组派仍然保持过一段合作,共同组织领导了山东的农民协会和农民运动,共产党人还在农民协会中组织过贫民会等秘密组织,单独开展过一些农民活动。

(一)、农民协会

山东省的农民协会出现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它是在以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为基础的反帝反封建革命统一战线已经形成的新形势下建立起来的,是根据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民主义意旨,集合受压迫农民而建立起来的群众组织。“其目的在谋农民之自卫,并实行改良农村组织,增进农民生活。”依据孙中山亲自审定的《农民协会章程》规定,有田地百亩以上者和以重利剥削农民者,不准入会。农民协会是真正代表农民群众利益的团体。

农民协会在山东地区经历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初期两个阶段。

1、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协会

山东农民运动的兴起: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山东是北方诸省中农民运动发展较好的省份之一。农民运动的兴起是社会危机加深、阶级矛盾激化的反映。辛亥革命以后,土地问题并没有解决,地主豪绅军阀官僚占有大量土地,对农民群众进行高额地租剥削,无地或少地的农民,生活极其困苦。军阀混战,聚敛无度,苛捐杂税,层出不穷,农民负担异常沉重;自然灾害频繁,土匪横行,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广大农民群众再也不能生活下去,便自发地同反动军阀和封建地主统治展开了斗争。

山东农民自觉地反抗军阀统治的斗争,是在第一次国共合作之后开始的。从1925年起,中共山东地方执行委员会先后派两批干部前往广州参加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1925年参加第五届学习的有王云生、丁祝华、吴晓初、隋清梅等6人。1926年5月前往毛泽东接办的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的有王敬斋等23人。参加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的干部毕业后,有些人回到本地秘密开展农民运动,建立农民协会,对山东农民运动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各地农民协会的建立:

1926年9月,王敬斋在广东农讲所第六期毕业后回沂水县发展统一战线和农民运动。他吸收邵德孚参加改组后的国民党义和会、互助会,并将义和会、互助会作为农民组织形式,发动农民参加。不仅在城区附近,而且在二区诸葛庄及六区苏村、司马、斜午一带,农民组织也迅速发展起来。共产党员徐湘和贺伯珍、秦鸿钧等人在沂水县的世和庄也组织了农民协会。到1927年,全省农民协会会员总数在万人以上。农民协会运动的兴起,有力地推动了北伐革命战争。

2、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协会

大革命失败后,一段时间内,山东省仍在张宗昌统治之下,国共两党地方组织处于“非法”地位,暂时处在合作状态。1927年6月,山东尚有28个县的国民党地方党部在共产党的影响之下,山东的农民运动仍在发展中,据不完全统计,到1931年3月,南京政府改组农会前,全省有农民协会会员7万余人。

3、沂水县农民协会

1927年5月,北伐军到达临沂。沂水县国共两党的负责人王敬斋为了欢迎北伐军,公开了国民党县党部,仍然保持着国共合作的局面。1928年4月,沂水县农民协会筹委会正式成立,张敬诺任主任。1928年底,共产党员陈善等在沂水西北乡带领农会会员向地主借粮,解决了群众的燃眉之急,使广大群众看到了农会的威力,更加相信农会,拥护和参加农会,农民协会有了很大发展,区、乡、村大都建立了农协领导机构。沂水南部,在中共沂水特别支部书记孙兆鹏的指导下,司马、李家庄、夏家小河、朱家里一带,也成立了村、乡、区各级农民协会。村农民协会以户为单位,拥有30亩地以下农户,只要申请即可加入;30亩至100亩地的农户有选择的吸收;百亩以上者一般不接收。农民协会的会旗是红底黄边,旗徽是一张黄色的犁,会员佩戴着印有犁的胸章。农民协会有会歌,歌词大意是:“吾辈这次来革命,打倒奉鲁军、铲除新军阀。钱不爱,死不怕,为民为国家”,“苦哇!我们庄稼人,终年受苦辛,难得饱和温,有贪官,有豪绅,剥削我农民,谁若稍迟延,马上遭监禁……”。农民协会提出了“农友们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取消苛捐杂税”的口号。会员们经常拿着会旗,喊着口号,押着土豪劣绅游行示威。农协还进行砸庙宇、推神像、剪辫子等活动。1929年2月,沂水县农民协会正式成立,共产党员张敬诺、徐相南、朱遂初分任主任、常委、秘书,拥有会员5万人。

1929年5月3日,沂水县农民协会在沂水城中山林举行济南“五三”惨案一周年国耻纪念大会。参加大会的有农协会员、杨虎城部驻军、各校学生和各界代表共1万余人。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打倒土豪劣绅、铲除贪官污吏”的口号震撼着沂水城。游行群众把县税务局的牌子砸得粉碎,平时为非作歹的贪官们吓得魂不附体。沂水城内头号封建堡垒刘南宅也吓得紧闭了大门。此后不久,国民党沂水县党部下令逮捕共产党人,县农民协会被强令解散。

在沂水县的影响下,费县、临沂、蒙阴等地也相继建立了农民协会。

(二)、贫民会

贫民会是土地革命战争初期(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山东部分地区在农民协会中组织的以贫雇农为核心的农民秘密组织,是在中共山东地方党组织指导下发展起来的。贫民会以“抗税、抗捐、抗粮、抗租、抗丁”为号召,组织农民开展反对封建军阀和地主统治的斗争。尽管它存在时间比较短,活动范围不太大,但对山东农民运动的发展却具有重要影响。

大革命失败后,山东地区仍处在军阀张宗昌的统治下,中国共产党山东地方组织处在秘密状态,有些地方跟国民党县党部混杂在一起,有的地区甚至仍然打着国民党旗号开展工农运动。这在群众当中造成一种假象,分不清共产党和国民党。

中共山东省委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1927年11月10日发出《关于目前政治形势的宣传大纲》,中共山东省委指出“农民工人只有自己起来暴动,打倒南北新旧军阀、国民党新旧右派和大地主土豪劣绅,才有出路”。12月3日,中共山东省委发出《关于党的新政策的宣传提纲》,山东省委制定了依靠贫民为中心举行武装暴动的方针。暴动不用农民协会的名义,直接打出“农民革命委员会”的旗号。

1927年11月,于培绪回家乡昌邑县饮马镇进行宣传发动,12月,饮马镇新河头村成立了贫民会,作为发动暴动的骨干力量。贫民会以贫苦农民为主,吸收了部分店铺店员参加。贫民会以抗租、抗税、抗捐,打倒军阀和地主统治作号召,深受农民欢迎。1928年5月,中共山东省委听取了于培绪关于昌邑县组织贫民会、开展农民运动的情况报告,对贫民会很重视,于1928年6月初派于培绪再回到昌邑。不久,又派孙兆鹏去沂水县组织贫民会。

1928年10月下旬,昌邑县将贫民会更名为农民协会,到1928年10月,沂水有会员60人,能影响1000多人;沂水县还建立了农民武装,公开与地主武装对抗,为武装暴动打下了基础。

但各地贫民会组织的暴动相继失败,使山东农民运动造成很大损失。

1929年1月,中共山东省委认真总结了经验教训。1929年2月,沂水县农民协会正式成立。同年5月,沂水县国民党县党部强行解散农民协会,贫民会也被扼杀。从此,山东省的贫民会基本消失。1929年9月,中共山东省委曾提出要重建农民会的主张,但是由于韩复榘加强了控制,地方党组织相继被破坏,未能实现。尽管各地还有零星的贫民会组织,也有的地方成立了佃户会、贫民协会、觅汉会、短工会、车伙子会等组织,但都未能发展起来。

(三)、大刀会

大刀会是中国近代民间秘密团体之一。会众主要分布在山东、河南、江苏、安徽、浙江、河北、山西、陕西、福建、四川、广东、湖北、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十几个省,山东地区最多。大刀会从19世纪末兴起,到20世纪40年代消失,前后存在了半个多世纪,对中国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大刀会是社会矛盾发展的产物,民族矛盾或阶级矛盾尖锐激烈之际,即大刀会等秘密团体兴起和发展之时。山东的大刀会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一是清末自卫身家与反洋教斗争阶段;二是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抗税、抗捐、保家御匪阶段;三是抗日战争时期分化瓦解阶段。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大刀会的作用不同,即使在同一时期,不同地区的大刀会的作用也不尽相同。

大刀会,原名金钟罩,是白莲教的支流,大刀会是它的俗称。在清雍正年间,大刀会的名称即在文献中出现。

金钟罩本是一种单纯的武术,早在民间流传。清乾隆、嘉庆年间与八卦教结合后,从而带有了浓厚的宗教迷信色彩。八卦教分文场和武场,又称离门和坎门,大刀会属坎卦的武场。其主要特点是掐诀念咒、画符饮吞、排枪排刀。到民国时期,大刀会的支派越来越多,有青旗会、红旗会、黄旗会、红枪会等名目。其组织多采用近代军事编制。一般一村一会或几村一会。会有会长,下边分团、连、排、班等。如有事,以吹牛角或击鼓为号,听到鼓声和号角声,大刀会会员则从四面八方集合,统一行动。

大刀会最初的口号是“反清复明”,但在长期演变过程中逐渐变成了民间自卫性质的秘密组织,其基本口号是“自卫身家”。到民国时期,大刀会则成为抗捐御匪的民间自卫组织。会员的成份也随着时代的不同各有差异。清末多数是“富庶之家”,也有一部分是自耕农,而贫苦农民参加者甚少。到民国时期,其主要成份是农民,但领导权还大多操在当地地主、富农手里。大刀会内部派别很多,矛盾重重,遇到重大社会变动或外敌入侵时,大刀会就很快分化,其积极作用和消极作用,在不同时期和不同派别中差异较大。

20世纪20年代末,大刀会组织遍布沂蒙山区各县,主要有青旗会、红旗会、五旗会、黄旗会四派,其中以青旗会最盛。青旗会是1927年由莒县人田五、田瑞父子创立的,主要首领有田瑞、梅景玉、张恒远等。沂水红旗会首领是大张庄地主于兰田,莒县红旗会的首领是浮来山定林寺的和尚法真(俗名赵善义)。黄旗会首领是龙家庄的杜历山。五旗会也叫老皂旗,主要活动在莒县北部、东北部,首领是大庄坡的钟志道、刘东、薛明会。青旗会、五旗会、黄旗会之间关系较好,相互配合。红旗会成份复杂,大权都操在地主手里,并跟官府勾结,因此和其他三派有矛盾,常常起摩擦,甚至大动干戈,互相火并。现以青旗会为主要线索记述莒县、沂水大刀会的活动。

1、莒、沂青旗会的创立

莒县前海子后村的贫苦农民田五、田瑞父子,1927年初,从滕县请来师傅,建立了青旗会。田五、田瑞父子自称是青旗会的老师,把办青旗会当成了职业。附近村庄都请田瑞去立会。青旗会成立后,各村守望相助,土匪再也不敢骚扰。离前海子后村二三十里路的大李家庄梅景玉来请田五、田瑞帮助立会,并和田瑞结拜为把兄弟。梅景玉又陪田瑞到周围村立会。在梅、田二人的活动下,各村都办起了青旗会。

沂水县的青旗会以张恒远为首,也是田瑞帮助立的。张恒远的父亲为支持张恒远办青旗会,卖了二三十亩地,帮助会员打造大刀和长矛。因张恒远排行老四,会友称他“四老师”或“四会长”,他很快成为沂水青旗会的总会长和总老师。在张恒远的组织下,沂水县青旗会发展迅速,1930年发展到14个团,成员上万人。

莒县、沂水两县关系密切,边界群众互相往来休戚与共。青旗会的组织打破了县区界限。1931年夏,在沂河以西葛庄、界湖、依汶庄一带,南北80华里,东西70华里的地区,大小约500余村庄,都成立了大刀会,会众达1.5万多人。莒、沂两县青旗会共有22个团,总数约有3万人。每团设团长一人,由老师在会众中指派。团长只负责承上启下调集会众,并无团部,亦无其他佐理人员。每团备有五市尺长、三市尺宽的青布大旗一面,自右至左镶有“第××团”黄色大字,集合或行动以吹牛角为号。

2、莒、沂青旗会的活动

以青旗会为代表的莒、沂大刀会,在维护地方治安、防御土匪侵扰和抗击贪官污吏敲诈勒索等方面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1930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土匪杨广胜、李明钧抢劫了沂水北乡杨庄,抓了不少“肉票”(即人质)。张恒远得知后,立即率附近的青旗会到渊子河截击,莒县大刀会首领田瑞、梅景玉也带领100多名大刀会员前来助战。大刀会员奋勇冲杀,消灭土匪100多名,不仅夺回被土匪抢劫的财物和“肉票”,还缴获了大批的枪支、马匹。这一仗震动了莒、沂两县,大长了青旗会的威风。

匪患减轻了,大刀会便由“防匪保家”转向“抗捐抗税”。每逢集日,大刀会会员就三五成群地游行于市,吓得税官不敢滥收税,城里的税警也不敢轻易下乡收税。这一举动,绝了贪官污吏们的财源,使他们怀恨在心。沂水县六区区长北良水村地主杜绍增,自称是沂水县长焦常荫的拜把弟兄,横行乡里。他到东营庄收税,遭到大刀会的抗拒,恼羞成怒就把司马店子、苏村、南良水、沟脚等大刀会经常敬香的4所庙宇没收,改建学校。1932年正月初五,大刀会会员去苏村烧香,见庙宇已改成学校,便砸了学校的桌椅、黑板。杜绍增派人抓了两名带头的大刀会会员,并从县城调来了一部分警备队进行镇压。农历二月二十五日,张恒远带领数千名会员到区公所要人,杜绍增命令警备队向大刀会开枪射击,第一枪就把张恒远的儿子打死。张恒远气愤至极,下令攻击,大刀会员蜂拥而上。杜绍增见势不妙,跳下炮楼逃跑,被大刀会杀死。大刀会冲进炮楼,点燃了炸药,整个炮楼被炸毁,杜绍增的家人及妹夫和警备队成员等全部被炸死。这就是轰动全省的沂水县大刀会第一次暴动。

事件发生后,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只得下令撤了焦常荫的县长职务,宣布对这次青旗会的行动不予加罪,并任命青旗会会员张瑞五为六区区长。

那时,沂水县吃官盐,莒县吃私盐,官盐比私盐贵得多。地主勾结官府把持盐行,从中渔利。大刀会对此非常忿恨,便组织会员到莒县东莞推盐,跟盐行对抗。沂水县北部沙沟村恶霸地主李金刚(外号李五秃),对大刀会恨之入骨,便在崖庄设立局子,训练民团,以图压制青旗会。1933年春,李金刚谎报青旗会是共产党领导的,县长范筑先乃下令逮捕了沙沟一带青旗会会员13人。1933年5月29日晚,大刀会首领李德组织会众200多人摸进崖庄局子,杀死民团队长于怀三等3人,缴获长枪14支,短枪3支,李金刚侥幸逃脱。5月31日,李金刚领着县警备队和民团200多人开往沙沟,想剿灭大刀会。青旗会却早有准备,埋伏在沙沟南山盖家顶围子里,当敌人靠近时,突然冲杀出来,李金刚和县警备队长张海亭被砍死,警备队和民团所剩无几。沂水县政府以“共匪”罪将逮捕的13名会员处死,并四处缉拿参加沙沟战斗的会员。

莒县青旗会也展开了反对官府的斗争。1933年5月25日,莒县垛庄乡乡长李寿辰派区丁至盛家垛庄催征防务捐,遭到庄长盛阶的拒绝,区丁便把盛阶捆到区政府关押起来。盛阶之弟盛富及其子侄等五六人都是大刀会会员,便集合本村会员至乡政府,将盛阶抢出。为了惩罚乡长李寿辰,梅景玉就从各庄集合了万余人围攻乡政府所在地盛家垛庄。莒县县政府闻报,请求驻军运其昌旅出面镇压。农历五月初五,梅景玉再次包围盛家垛庄,并开枪击中了正在训话的运其昌的左腿,运其昌下令向青旗会全面进攻。大刀会难以抵挡运旅的猛烈炮火,只好退到黄沙沟据守。6月1日,运其昌旅包围了黄沙沟,对青旗会展开了大围剿。青旗会顽强抗击,从早上一直打到日落,青旗会首领杜历山阵亡,大刀会损伤很大。

沂水县青旗会首张恒远急忙调集五六千会员前往黄沙沟增援梅景玉,在杜家林与运其昌部队相遇。运旅见大刀会人多势众,撤退到杜家庄的围子里据守。张恒远率会员把杜家庄团团围住,双方相持不下。经大地主刘楣荪出面调停,双方罢兵。

3、黄石山惨案

运其昌旅在莒县围剿大刀会,使张恒远提高了警惕,并做好了战斗准备。他除了把东营庄继续作为青旗会的总指挥部外,又在离城较近的姚店子设了一个指挥部,由他五弟张恒成和南墙的张恒志坐阵,互通信息,遥相呼应,成犄角之势。

青旗会接连不断地反抗行动鼓舞了会员的斗志,沂河以西百余里的会员均摩拳擦掌,准备更大的暴动。会员们满怀信心地唱着:“黑旗飘飘,红枪大刀,东营庄上,排列枪刀,张师恒远,大权独操,细软之物,背负肩挑,决一死战,胜利即到。”

沂水县县长范筑先深怕大刀会攻打沂水县城,便采取了剿抚兼施的策略。一面电请韩复榘进剿,韩复榘即令驻防临沂的展书堂八十一师全力进剿,展师唐邦植旅、运其昌旅开驻沂水;一面又称“大刀会如接受招安,即给一个混成旅编制,发给一万支钢枪、一万套军装、一万元现大洋”,并派沂水城西岳庄地主张熙恒担任说客。面对大兵压境,大刀会内部意见不一:有的坚决反对招安,主张干到底;有的则认为可以接受招安,以便尽快收场。经多次蹉商,张恒远决定分两步行动:一方面派张瑞五为代表进城讲条件,一方面作好战斗准备。张瑞五进城之后,便被运其昌杀害。当时正是麦收季节,大刀会会员急于回家夏收,又听说会首要接受招安,外乡会员便纷纷离去。展书堂部队见时机已到,便于1933年7月1日(农历后五月初九)袭击了东营庄,放火焚烧了东营庄、西营庄等7个村庄,接着又沿途烧杀,向黄石山紧逼。

黄石山海拔339米,山上有一块平地,建有简陋的住房,四周有围墙,凡遇土匪骚扰,周围群众都上山躲避。听说展师要洗劫河西一带,黄崖、西泉庄、胡家庄、上下独路子、蒋庄、龙山店、李家坪、破车峪等十几个村的群众和大刀会员的家属,都纷纷搬上黄石山避难,加上2000多名大刀会员,山上共约6000人。1933年7月2日,运其昌旅四面包围黄石山,先以大炮轰开寨门,继用重机枪扫射,掩护步兵上山。山上青旗会团长李梦春、刘恩裕、段其柱、张典正等领导会员以大刀、长枪顽强抵抗,张恒远率80多名会员到黄石山增援,至半山腰中炮牺牲。官军炮火猛烈,山上血肉横飞,哭叫连天,一部分强壮的会员便从后山逃跑。军队冲上山顶,见人就杀,砍杀了3个多小时,只剩下200多名儿童,其余群众无一生还。此次惨案中共死亡3700多人,绝20多户。其中,蒋庄300多口,峦庄190多口,西王庄128口,土沟140多口,武家庄218口,崖下40余口,崖上58口,埠西100余口。崖上村只剩下七八口人。当地于黄山铺东门大路旁为此次惨案立了一大石碑,上刻“泽及枯骨”四个字。

黄石山惨案后,各村香堂停止活动,大刀会无形解体。韩复榘以山东省政府清乡为名,对入会人员进行登记,大刀会会员相继交出刀枪器械,轰轰烈烈的莒、沂大刀会暴动被残酷镇压下去。

1933年后,由于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对大刀会采取严厉镇压政策,在30年代中期各地大刀会潜入民间,有的基层组织保留下来。“七七”事变后,大刀会组织又迅速发展起来。有的接受共产党的领导,直接改编为八路军,有的则仍坚持独立发展的原则,抗击日军的侵略。也有的投降日军充当汉奸,帮助日伪袭击八路军,杀害抗日群众,成为民族败类、历史罪人。

(四)、红枪会

红枪会是20世纪前半叶存在于中国北方地区的民间自卫团体,由大刀会演变而来。因会员使用的武器多系长矛,在长矛上系以红缨,故名“红枪会”。其起源于山东,逐渐流传于河南、陕西、河北等地。红枪会有三个显著特征:①反洋人,②要真主,③迷信。红枪会的兴起是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发展的产物。红枪会反洋人是帝国主义与中华民族矛盾的表现,也是大刀会、义和团反洋教斗争的继续;红枪会要真主,是对现实政治社会阶级矛盾的集中反映;红枪会搞迷信则是农民群众对现实不满的一种精神寄托,他们认识不到现实问题的根本所在,只好求助于神灵保佑。红枪会的这些特征,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具体表现形式,而且由于流传很广,起源地区不一,在发展过程中其组织机构、宗旨等也有所不同。在20年代主要是红枪会,有的地区衍化出了无极道,在30年代除了红枪会、无极道外,开始出现黄沙会、铁板会等。即使都是红枪会组织,在全省各地的名称也不一致。

1、红枪会的兴起与组织

义和团运动失败后,大刀会、义和拳等组织转入地下活动,多以练“金钟罩”术健身自卫。民国初年,华北地区盗匪蜂起,农民为求自卫,防匪保家,开始组织红枪会。红枪会最早起源于山东鲁西南地区菏泽、济宁一带。据1914年1月《时事新报》载,山东汶上县人皮秀山在家学会“金钟罩”术到河南舞阳、叶县、宝丰等地传授,收徒1000多名。进入20年代,军阀混战加剧,战祸连年,苛捐杂税层出不穷。1925年,张宗昌在山东苛收捐税达50余种,加上天灾不断,农村经济凋蔽,农民破产,迫使农民不得不起来反抗,红枪会就象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从鲁西、鲁南、鲁北始,进而传播到鲁东和胶东地区,遍及整个山东省。除少数仍以大刀会名义外,大多以红枪会名目出现。

红枪会基本上承袭了大刀会的组织,但又有所发展变化。红枪会以枪缨颜色不同而分红、黄、蓝(绿)、白、黑五派,以红色为最盛。

红枪会的基层单位是“宫”。“宫”分县、区、社、村四级,设有宫长。红枪会到某地发展,先要安“宫”。所谓宫,即平时发展会员,会员集中拜佛、练武的场所,战时则为指挥机关。也有的地区叫设“坛”,会员集中的地方,称坛场或坛部,一般都设在农村的庙里。传道的人称师傅,其它会员均以师兄弟、师姐妹相称。红枪会内的组织根据成立早晚和地区的区别各有不同。汶上一带,以宫为单位,一个村一宫,每个宫设宫长,或几个村一个宫。全县为一大宫,设总宫长,下面的为分宫。鲁南、胶东等地,则按照部队编制,根据人数多少,分班、排、连、营、团。

红枪会入会的要求比较简单,一般年满16岁以上的男青年经一名会员介绍即可入会,有的地方女的也可以入会。会员入会要交会费。广饶县大王桥一带,入会每人交铜元1吊,以后每月交铜元10至30文,不交也可以。益都和淄博一带入会要交两吊铜元。枣庄地区则要交纳一块银元。会员交纳会费作为购置器械和平时活动经费。有些地区入会则不交会费,所需经费由当地士绅捐助。莱芜一带则按地亩摊派钱粮,作为经费。

入会要经“过场”和“附体”等程序。所谓“过场”就是指烧香、跪拜、喝符、念咒、口传真经和入会戒条等。“附体”就是指所奉神灵附到会员身上,可以“刀枪不入”。入会时,进行宣誓。誓词大致是:“不敢为非作恶,如为非作恶,炮打穿胸;不敢采花折柳,如采花折柳,炮打穿胸;孝顺父母、敬重师长;地方有事,合力对付;每日功课,虔力奉行。”各个地区,誓词也不完全相同,有的繁,有的简。广饶一带的誓词为:“弟子若不忠不孝,被五雷粉身;若弃师灭祖,被万马营中踏为肉泥。”红枪会的纪律比较严格,凡入会者都必须遵守。入会后每个会员发给一杆红缨枪(也有的拿大刀)、一把匕首、一个兜肚。后来会员的器械有所变化,除了红缨枪、大刀外,还有短枪和长枪,有的甚至有机枪和大炮。有的地方会员统一食宿、统一服装。由于派别不一,其崇尚的颜色不一,各个地区的服装不一致。一般红枪会员都要戴包头、兜肚,扎裹腿。在传统的自然经济为主的农村中,借助宗教力量作为发展组织的手段,容易为群众所接受。

20世纪20年代,红枪会组织逐渐由御匪保家转向反抗军阀统治的抗捐抗税斗争。北伐战争开始后,山东地区的红枪会便打出了反军阀、迎南军的旗号,直接配合了国民革命军的北伐。1926到1927年,山东红枪会、大刀会发展到百万人,遍布山东各个地区。

2、以袁永平、侯六合为首的临沂红枪会

袁永平、字秩臣,临沂县八区底阁庄(今属枣庄市)人。1916年10月,因运动山东新军被捕于台儿庄,1925年3月经特赦出狱。他以反奉为号召组织民众,并与侯六合等联兵,联络临沂、郯城、费县、峄县、邳县等地的红枪会反抗奉鲁军阀。侯六合,字惠民,临沂县七里沟人,国民党员,在枣庄开设大同客栈为国民党秘密传递消息。后因事泄,乃投奔绿林,成为当地红枪会首领。1925年秋,袁、侯二人领导的红枪会发展到4000多人,编为28个大队。是年9月,袁部被编为国民联军山东游击队第一支队,袁任司令。9月30日,袁永平率红枪会与山东游击队第二支队配合,大败军阀黄凤岐部126旅于向城,军威大振。10月4日,袁永平率领红枪会进占临沂城,开牢门、放囚犯,并以“山东国民自治军第五路军”名义发布布告,声讨北洋军阀,安抚民众。袁永平电邀江苏军阀白宝山派蒋毅部开赴临沂共抗张宗昌。蒋毅率部于10月8日进驻临沂城。不久袁、蒋发生矛盾,临沂士绅和商务会怕袁、蒋二部战于临沂,贻害市民百姓,遂以临沂商务会名义主动捐款1.4万元为袁部北上的费用。袁永平于10月18日被迫退出临沂城,进入抱犊崮山区,驻扎卞庄。11月下旬,蒋毅率部进攻卞庄,袁部不能立足,乃向临沂南部撤退。

1926年1月,奉鲁联军王翰鸣部进驻临沂城。在强敌的围追堵截下,袁、侯无奈接受张宗昌沂州镇守使翟文林改编,所部1600余人编为一个支队,袁永平任支队司令兼一团团长,分兵千人驻青驼寺。侯六合任副司令、参谋长兼二团团长,率兵600名仍驻卞庄。2月中旬,翟文林以晋职为名诱杀了袁永平和侯六合。袁部梁宪章、梁宪文兄弟率众遁入蒙山,侯六合余部则撤往微山湖。翟文林虽多次派兵进剿,但毫无所获。

3、红枪会的复起

20世纪30年代,在反动势力的镇压下,山东红枪会组织一度消沉,会徒大都潜入民间,秘密进行活动。“七七”事变后,富有反抗精神的山东人民纷纷拿起武器抗击日军,一度消沉的红枪会又猛然兴起,遍及山东大部地区。除红枪会之外,较著名的有鲁西一带的杆子会,鲁北一带的黄沙会、铁板会,莱芜一带的硬拳道。由于混入了一些游民分子,有的领导权落入土豪劣绅之手。红枪会组织复杂,它的面目,作用也不一致。就某个地区某个组织来说,前后也有区别。一般来说,抗战初期,山东的红枪会组织都参加过抗日活动。1938年后,红枪会发生分化,一部分民族气节强的仍坚持抗日斗争,一部分则投靠日军当汉奸,帮助日伪屠杀抗日群众。中国共产党山东地方党组织曾对一部分坚持抗日的红枪会进行改造,改编为人民抗日武装;对一些匪化或充当汉奸的则进行取缔。在抗日战争后期,国民党插手山东红枪会,利用收卖、拉拢、改编等手段,使一部分充当汉奸的红枪会倒向国民党,抗战胜利后追随国民党进行内战,其中有的被人民解放军消灭,一部分反动会首在解放前后被人民政府镇压。

(据《山东省志·农民团体志》,山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山东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六年版)

本文来源:沂水陈永杰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yimengshanrencyj),作者:陈永杰,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贺伯珍烈士网 » 黄石山惨案:(五)晚清以来的沂水农民团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