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贺伯珍、秦鸿钧烈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些在民族危难之际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民族英烈

东北义勇军人物小传:王德林

1932年2月8日,在吉林省延吉小城子崛起一支抗日武装,命名为“中国国民救国军”,这支队伍的领导人就是王德林。

王德林是山东沂水人,1875年生,原名王林,早年闯关东进入东北,烧过炭,种过地,修过路,经历过许多磨难。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后,辽东一带有位人称“刘单子”(刘永和)的血性汉子纠集一批弟兄拉起了抗俄的大旗。是时,王林正在北满俄国人开办的一家工厂做工人,眼见俄国人的马队闯进东北,烧杀抢掠,祸害百姓,王林义愤填膺,遂撺掇结义兄弟孔宪荣、吴义成等人,决定效仿“刘单子”拉起人马与俄国人斗。不数日,王林联络百余弟兄真刀真枪与俄国军队交上了火,他们隐蔽在中东路沿线的丛林里,出其不意地袭扰俄军,汇入东北义和团抗俄的洪流之中。然而,腐败的清政府为了讨好强敌,竟然下令剿杀义和团,并与外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王林一怒之下树起杀富济贫的绿林旗号,落草在穆棱石头河子一带。但是,这支绿林武装并不祸乱百姓,而是专门袭扰俄国人经营的中东铁路或工厂商店,渐而成为远近闻名的“义匪”。日俄战争期间,曾有一位日本陆军大佐名藤田者,专门上山拜会王林,请他率领人马在后方袭扰俄军,并许以资助武器弹药和经费,被王林一口回绝,从此对日本人的居心叵测开始有所警惕。

1917年,吉林督军孟恩远闻知王林的义举,派员前往宣抚招安,王林考虑久居绿林非长远之计,又闻听孟督军为人宽厚,于是拉队下山,被孟恩远委以吉林军第一旅第三营营长,手下弟兄孔宪荣、吴义成、姚振山分别委以连长。孟恩远赞赏王林的抗俄义举,表彰他“功惠于国,德泽在民”,特将“德”字加在王林名字的中间,又以“惠民”为其字,从此,王林便改名王德林,字惠民。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吉林省军署参谋长熙洽开门揖盗,日军兵不血刃占领吉林省城,王德林所在部队的延吉镇守使兼第二十七旅旅长吉兴,以及团长王澍堂等人随之附逆。王德林闻讯后义愤填膺,遂脱离吉林军系列,将三营拉到小城子,宣布成立“中国国民救国军”,自任总司令,另委孔宪荣为副司令,吴义成为前方司令,树起了抗日义旗。

王德林誓师抗日的消息很快传遍吉林省境,附近爱国民众纷纷自带枪马来投,不消数日已拥众万余人。中共满洲省委也对这支抗日武装予以特别关注,特派中共党员李延禄进入救国军,联络发动工农基本民众,投身抗日救国行列,协助王德林共赴国难。李延禄曾在第二十七旅当过排、连长,与王德林有旧交,又富有见识和军旅经验,因此被王德林委以救国军的参谋长。救国军成立后的第一役,瞄准吉林省境的敦化县城,这里驻有日军守备队四个小队及伪军一个团。王德林事先派人潜入城里,联络爱国士绅以及警团,约定届时里应外合。1932年2月20日天刚破晓,救国军三路发起攻击,城内日伪军不知底细仓促应战,潜入城里的救国军战士及爱国警团士兵趁机四处点火,日伪军很快乱了阵脚。于是,救国军乘势突破南门,占领了制高点炮台,几路人马随即冲进城内。伪军下级官兵不甘为日本人卖命,顿作鸟兽散。救国军胜利克复敦化城,毙伤日军守备队长长谷大尉以下50余人,残余日军惶惶遁去。

救国军首战告捷,军威大震,城内青壮和青年学生踊跃参加救国军,爱国士绅热情捐款,普通民众自愿组织担架队、慰问队,一派军民一致、抗日守土的热烈场面。然而,不出几日,日军就派三架飞机来炸,日本攻城部队也架起山炮、野炮猛轰,几处城池坍塌,多处民房被毁。王德林考虑敌势汹汹,硬顶不仅要吃亏,还要殃及百姓,于是下令撤出敦化,部队转向镜泊湖山区。

1932年初春,正是东北各地义勇军风起云涌之际。马占山出走齐齐哈尔省城,再揭抗日义旗。李杜指挥的吉林自卫军屯兵哈东,对哈尔滨构成攻击之势。为了协调各路人马协同作战,李杜、马占山在拜泉召开联席会议,决定集中兵力反攻哈尔滨,约定马占山的队伍在松花江以北开辟战场,扫清江北之敌,然后向哈尔滨进击;李杜的吉林自卫军沿中东路南下,目标直指哈埠;王德林的救国军则在绥芬河至宁安一线,阻扼敌人向哈绥路用兵,以保证自卫军各路大军的后方安全。3月,吉黑义勇军反攻哈尔滨的战役打响。其中,马占山一路进展迅速,兵抵松花江北的松浦一线,与哈尔滨只有一江之隔。李杜自卫军几路人马也相继攻克方正、延寿、珠河(今尚志县)、宾县等重镇,兵进哈尔滨外围。

日本为了解哈尔滨之围,急从国内增调第八、十、十四、十九、二十等5个师团,控制交通枢纽和要害关隘,并派出天野旅团直扑海林,另由日军独立守备队第六大队长上田利三郎组成上田支队,从敦化出动北进,直接威胁在绥宁一带立足未稳的救国军。3月4日,天野旅团一部刚刚进入海林,遭到救国军刘万魁团的突袭,天野旅团损失80余人,惶惶然窜进宁安,死守不出,等待援军。3月18日,上田支队从敦化出发,进至敦宁公路的墙缝一带时,早已埋伏好的救国军两路夹击,日军小川松本大尉被击毙,另毙伤日军百余人。上田支队遂向镜泊湖的南湖头进军,又遭到孔宪荣、姚振山等部的阻击,日军伤亡30余人。上田支队接连受挫,恼羞成怒,兵至鹦哥岭时竟施放硫磺弹焚烧山林,以防救国军的伏兵,救国军猝不及防,一名连长以下70余人牺牲。上田支队乘机撕破救国军的防线进入宁安,与天野旅团合兵一路。

这时,吉黑义勇军已经对哈尔滨构成总攻之势,天野旅团长决定放弃宁安,自率卫队乘飞机逃往哈尔滨,上田支队则向中东路进击,准备控制铁路线。在关家小铺,又遭到李延禄率领的救国军一部以及吉林自卫军六六~团张永铭连的阻击。在激烈的战斗中,张永铭连长以下70余名官兵英勇捐躯,上田支队也颇有死伤。接着,在牡丹江外围,双方展开拉锯战,各有伤亡。上田支队自出动以来疲于奔命,步步受阻,最后几乎溃不成军返回原驻地。

救国军组织的“镜泊湖连环战”,有力地遏止了日军沿中东路偷袭吉林自卫军后方的企图,保障了哈尔滨东线以及松花江北各作战部队的军事行动。遗憾的是,日军为了解哈尔滨之围,出动第十四师团秘密乘坐江艇沿松花江而下,突袭吉林自卫军大本营依兰,少量的留守部队猝不及防,依兰失守,置前方大军后继无援的险境,前线部队只得退出战斗,反攻哈尔滨的战斗功败垂成。镜泊湖连环战后,王德林率领救国军转战在绥宁一线。日军为了剿灭东北义勇军,以第十四师团的主力沿中东路向吉林自卫军及救国军活动的宁安、绥芬河、虎林、密山、饶河一带进击,另有伪吉林军几个旅的兵力配合。1932年末,王德林退守东宁县城,准备做最后的一搏。1933年1月5日,6000余名日伪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兵分两路向东宁县城猛攻,王德林指挥所部坚守了一周左右,终因敌强我弱,弹械两亏,无力支撑。1月13日,王德林率余部撤出县城,转进苏联境内。临行前,王德林委任吴义成为代总司令,令他收整残部,继续坚持抗日斗争。

王德林率领的中国国民救国军的抗日活动虽然失败了,但是,救国军余部仍然在白山黑水间坚持抗战。更可贵的是,救国军余部中有一大批官兵主动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投身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以及后来的抗日联军中。他们中还有一些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抗日联军的军、师级骨干力量。如抗联五军副军长柴世荣、五军师长傅显臣、王毓峰、王汝起、李荆璞,以及许多团、连级军官,他们在后来的斗争中经得起艰难困苦和生死考验,有些人甚至洒尽最后一滴热血。这一切,当然与王德林成立救国军之初就积极接受共产党人有密切关联。除李延禄外,中共还相继派出共产党员周保中、胡泽民、王毓民、李光、孟泾清等人到救国军工作,王德林特委周保中为总参议。王德林入关后,周保中联络救国军余部,成立一支反日同盟军(后抗联第五军),与吴义成、姚振山等部联合作战。李延禄在密山一带收整救国军余部,组建起一支“人民革命军”(后抗联第四军),原救国军军官史忠恒、杨太和、李凤山、冯守臣等人在中共的培养和教育下,都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抗联第四军的骨干力量。

1933年5月5日,王德林、孔宪荣一干人等经由苏联和欧洲,转路抵达香港,受到香港各界民众的隆重欢迎。这以后,王德林辗转广州、上海、天津、郑州等地,以自己的抗战经历呼吁全民族抗战,并积极参加东北流亡人士组织的“东北救亡总会”的工作。东北义勇军将领入关后,国民政府为了平息国人对当局不抵抗政策的不满,委马占山、李杜、苏炳文等人军事委员会委员的虚衔,但对下级军官出身的王德林却没有任何“任封”。王德林并不计较,以自己的年迈病体向民众宣传,组织募捐,支持仍在东北坚持抗战的旧部。七七事变爆发后,王德林在家乡组织一支子弟兵,并与八路军建立起密切的联系,希望能够重上战场杀敌。然而,由于经年奔波,身患重病,1938年12月20日,王德林在家乡病故。中共中央特在《解放》周刊上发表悼念文章,文中称,“在此抗战进入有利于我和不利于敌的敌我相持新阶段时,丧失这个民族老英雄,实乃我中华民族的一个损失。王将军虽已逝世,然而,他留在东北的旧部如李延禄、周保中、柴世荣等同志所领导的义勇军,都已参加或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王将军保卫祖国及杀敌的精神不死,愿我爱国青年,共同学习民族老英雄为国奋斗的精神,并共勉之”。

本文来源:小宗师(http://www.xiaozongshi.com/),细细听见博客,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贺伯珍烈士网 » 东北义勇军人物小传:王德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