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贺伯珍、秦鸿钧烈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些在民族危难之际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民族英烈

永不消逝的电波

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主人公的原型是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市地下党电台报务员秦鸿均。秦鸿均牺牲后,1956年,周总理和邓颖超在自己家里亲切地接见了他的女儿咪咪。

1956年秋天的一个星期日,周总理接见秦裕容和另一位烈士遗孤时,当时她已是北京大学物理系一年级的学生了,也恰好是她将要满18岁成人的日子。邓妈妈关切而又详细地询问她学习、生活和健康等方面情况,勉励她走好人生旅途之路。晚饭后,邓妈妈说:“咪咪,你家路远,今晚别走了,明早我上班的车顺便送你到车站。”晚上,她同周总理、邓妈妈一起看了一场电影。总理亲切地对她说:“咪咪,你将要成人了,你可知道革命取得成功是多么不容易啊!我和你邓妈妈都是幸存者,我一想起为革命献身的人,心里就非常难过。你一定要继承父辈的遗志,为人民建立新的功绩。”咪咪没有辜负他们的嘱托,十几年后她加入了航天大军,并成为五院501部的一名高级工程师。

咪咪是她在上海上幼儿园时的昵称,她的本名叫秦裕容。

秦裕容在周总理和邓妈妈的教育鼓舞下,积极上进,刻苦学习,1964年,她在北大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被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743部队2支队,即后来的七机部二院25所。

1980年,秦裕容调入航天部五院501部从事人造卫星天线的研究设计。她任劳任怨地工作,多次立功受奖。1983年全国妇联和航天部分别授予她全国“三八红旗手”和航天部“三八红旗手”的光荣称号。

为保证卫星和飞船天线产品质量,秦裕容同年轻技术人员一起研究、设计,反复实验,深入工厂同工人解决产品加工中出现的问题,为返回式卫星和神舟号试验飞船发射成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秦裕容刚一岁多时就跟随父母辗转于青岛、天津、大连、哈尔滨等地,以后又回到上海。父亲忙于党的地下工作,母亲为配合父亲的工作,白天在学校当老师做掩护,下班后还要担任地下交通员。由于没有精力照顾孩子,小弟弟刚一岁多就患脑膜炎发高烧而夭折,秦裕容上小学时,就知道帮母亲照管另一个弟弟。

为了便于开展地下工作,组织上安排秦裕容的爸爸在上海开过糖果店和粮店。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一家人在穿着上尽量符合“老板”身份。抗日战争将要胜利的时候,父亲的任务越来越重,组织上考虑到他晚上不能睡觉,白天需要休息,便决定他以“失业者”的身份出现, 母亲则承担地下交通员传递文件的任务。

1949年3月17日深夜,秦裕容的父母同时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入狱,留下11岁的她和弟弟在特务的严密监视下生活。没有吃的,她就带弟弟到菜滩旁捡一些菜帮拿回家煮着吃,就这样,姐弟相依为命度日。

敌人本想以两个孩子为诱饵,进一步抓捕我党地下工作者。一个多月过去了,敌人没有捞到任何东西,便放松了对她们姐弟的监视。之后,邻居一位阿姨带她和弟弟到上海的几个监狱寻找父母,终于在一个监狱里找到了妈妈。当姐弟俩哭着要见爸爸时,才知道爸爸秦鸿均已于1949年5月7日夜间被敌人杀害了。

1949年5月25日,上海解放前,韩慧茹等被关押的共产党员趁敌人惊慌混乱之际,砸开牢门,越狱成功逃出。

与秦裕容在一个单位工作20年的同事,只知道她工作一贯积极上进,却对她的过去了解甚少,也从未听她讲父母的革命功绩。秦裕容说:“妈妈很早就对我讲,你在外边不要提你爸爸,你要靠自己努力学习,走自己的路,长大好好工作。”笔者在人事处看了她的个人档案资料,除组织上填写的一张张立功受奖的审批材料外,很难找到她父母的历史记载。

这一次我们交谈,秦裕容还是不愿意讲述自己的家庭。我说:“中央电视台在建国51周年之际通过中组部将你妈妈从上海请到北京来,就是为了让青年人了解过去。”再三劝说,她才向我讲了上述情况,并答应将她保存的有关载有秦鸿均革命历史的《中国党史人物》第十卷的珍贵资料和一些照片给我看。

从秦裕容和她的父母身上,我们也感受到了一种永不消逝的电波。

 

本文来源: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贺伯珍烈士网 » 永不消逝的电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